© 不均衡动物

Powered by LOFTER
  • Another Day In Paradise

Another Day In Paradise
by 紫雨林

战争序幕曲。

#10

我去北京见闺蜜,夜晚忘记关窗,成功患上感冒。

我拉着她去看了个无意义的展,混沌的蓝红白线条在各个墙角堆积,像是淤积在体内的无用器官终于得以倾潮而出。我对闺蜜说,艺术本来就是无意义的,咱们真不需要太懂。说完备感全身附上哲学性。

狗屁。

第二天我俩去天津,逛太监修的王爷府,看没多有趣的老段子相声,吃加了腐乳的豆芽菜狗不理包子。北方人实诚,什么都是老大一盘,可惜就是难吃,我把红豆冰沙做主食配菜,吃得胃都开始对我的身体叫嚣你大爷起来。出了商场穿过香格里拉大酒店,看海河夜景的时候,我心突然就平静下来。我们自拍,特别多张,根本不知道背景的那桥叫什么名字,但那估计是我们倆这一天最快乐的时候。美图秀秀把人p得人模狗样,我都觉得我这长相能去做一把网红。

第三天我退了去故宫的门票,在闺蜜租的房间里躺着玩儿手机。吃了两天味道浓厚的北方菜,外卖就想点麻辣烫涮涮口,可吃的虾是坏掉的,我直接吐在外卖盒里。配菜的综艺是康熙来了,看别人吃瘪有意思,津津有味得可以品味两三个小时。

最后一顿饭是她吃黄焖鸡我吃串儿,也很难吃。rio的乳酸味特好喝,我喝完就倒在沙发上醒酒,觉得闺蜜室友的猫特别可爱。

那只猫叫孙俪,是只高贵的都市丽猫。

后来我对闺蜜侃侃而谈,一件事翻来覆去说了两三次。

我说,你们大城市。我说,你们这些以爱好为工作的人儿。

我说,反正我们都是,听完各自的烦恼,转头就忘记了,毕竟自个儿烦恼的事情也多得慌。

我又觉得自己特理性了。

她说,你也去日本留学吧,坂元裕二在做编剧教授,你考上,我可以出去吹牛。

我说不,我没钱。


走得早上,北京风特别大,我裹着我从上海买回来的约瑟夫博伊斯的卫衣问穿着拖鞋短袖就下楼的闺蜜,要不要给她穿穿。我心想,这破卫衣卖将近五百一件呢,滴滴司机到的时候我得要回来。

闺蜜说不用,我也就算了。


走啦,拜拜。

拜拜。

走得时候我们都特别干脆,好像已经过了对彼此友谊特别留恋的年纪了。但好像所谓的“留恋”又从来没有过。

因为都是得过中二病的人。


通州离机场就半小时的路程,我听着剪刀姐妹的歌,想回去剪个视频吧。用爱剪辑。


北京风大,但阳光特别好。

和家里总归不一样的。

  • 淡水魚

淡水魚
by 三浦大知

加完班后回家的高速公路,天灰蒙蒙地向下倾轧混凝土,毫无秋的意味。

是耳机里清唱国际歌的有力女声赶走了我的困意。当我睁开眼时眼前的这番景象让我丝毫提不起劲来。

了无生趣最可怕,对生存没了兴致的颓丧又再次袭来。

但或许有机会无兴致的人,是逃脱了“蝇营狗苟”之称的幸福人士吧。

#9

试着喜欢所有人意味着要先喜欢上自己。
这挺难的,毕竟打小就没觉得自己有多好过,所以一切自我吹捧都是演技。

#8

智识浅短的人最好别语言输出了。
说我自己。

#7

一旦陷入焦虑,我会认为我做的一切选择都是错误的,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傻逼。
我一点都不想要接受明天的到来。
我不想去参加一个只有小时候见过的表哥的婚礼,也不想去见父亲那边的家人。
如果还能算得上家人的话。
事实上置身于那样的环境里,我只能感觉到疏离和侮辱,我不明白为什么在父亲提议时我像个滑稽演员般的说好。
我知道某种程度上是我想得太负面,如果积极一点又或者圆滑一些,我不会再受到伤害。
但我这边的伤口已经溃烂了,还停不下犯贱地去抠破结痂处。
明天就要来了。

  • I'll Be Your Mirror

I'll Be Your Mirror
by The Velvet Underground

温柔点

#6

我讨厌自己。
我爱自己。
我讨厌爱着自己的自己。
我爱着讨厌自己的自己。
我畏惧生活。
我热爱生活。
我畏惧热爱生活。
我热爱畏惧生活。

青年小X最喜欢的情书

mary & rose